【走向我们的小康生活】“我与绿林不相负”–新闻中心
湿地公园。祁贵民配偶所管护的一片树林。拍摄:栾雨嘉  青海新闻网·大美青海客户端讯 “老伴啊,你也赶忙吃早饭吧!吃完饭,你拿上废物袋,我开上洒水车,我们一同去林子里转转吧!”本年56岁的祁贵民一边端着饭碗一边朝着妻子祁昌芳说道。  “好嘞!吃完饭我们就走吧!我跟你真是想到一块去了,我也正想去看看呢!”祁昌芳干脆利落地回答道,声响里是藏不住的摩拳擦掌与等待。  祁贵民的家寓居在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格尔木市郭勒木德镇新华村。他口中的“那片林子”是坐落格尔木市西郊的一片树林。  驱车在格尔木市区穿行,最难忘的莫过于头顶遮天蔽日的绿茵和开出纤细碎花的红柳。对一个多风沙、终年干旱少雨的城市来说,成片成片漫山遍野青翠欲滴的绿色便是生命的色彩。凝睇这一片绿色时,便可听见精灵般的绿叶被风抚过飒飒作响,犹如一代又一代像祁贵民这样的林业人浸透厚意的叙述,似乎倾诉多年以来在护林岗位上斗争过、斗争过、热爱过的芳华往事。  跟从祁贵民配偶来到由他们担任管护的一片林地,只见祁昌芳戴上了一双手套,利索地从车上拿出了一个编织袋和铁钩子,随后祁昌芳便在公路沿线、树林捡拾塑料袋、纸屑、烟头号废物。烈日炎炎,汗水顺着祁昌芳的帽檐流下,被浸湿的刘海黏在脑门。  “老伴,你快来帮我!”祁贵民扯着喉咙对祁昌芳喊道。  “来喽!”祁昌芳看见祁贵民登上洒水车,便三步并作两步径自朝着洒水车停靠的方向走去。祁昌芳先将水管抛入水箱内,紧接着她猫着身子,紧咬下嘴唇,用长满老茧的双手用力滚动水闸,此刻只听得见流水“哗哗”响彻山林且洪亮的“欢歌”声。  待水注满后,祁贵民便向公路中心的林带区行进。抵达林带之后,他便下车翻开水管,随后又快速爬上车慢慢行进,林带间的树木则“咕嘟咕嘟”大口吸吮着从管子里散落的“甘霖”。看到这些树木都喝饱了水,祁贵民才觉得完成了今日的“任务”。  说与这片树林没有爱情,那是假话,由于这片树林不曾孤负他。“一家三口结树缘”,祁贵民一家凭仗护林员的岗位脱了贫,把新家修葺一新不说,还在市区买了新房,开上了新车。  1998年开端,祁贵民就开端四处打工,他搬过砖、修过路、还在疆场筛过沙子。“一个月也就几百元钱,钱也没挣上多少,现在手里都还藏着欠条呢!”祁贵民脸上写满无法。妻子患有糖尿病,腿绊过一回后就落下了病根,干不成体力活。  家里虽有几亩地但也是不长庄稼的盐碱地,种了几茬庄稼之后连种子钱都收不回来。曾经祁贵民一家寓居的是三间土坯小房子,加起来不过60平方米,屋外连院墙都没有,家里用的也是他人筛选下来的旧电视。  “那时睡的是土炕,躺在床上能够看到星星。”本来格尔木市终年不下雨,乡民们就在房顶盖几层土再搭个草帘,通过终年风吹日晒之后,草帘老化、破损之后,昂首就能看见天上的星星。祁贵民说:“格尔木这当地不像海东市那样终年有雨,老百姓没有加固房子的认识。”  生活在2006年祁贵民开端担任护林员之后有了改观。“听说有招聘护林员的岗位,我赶忙报了名。”开端,护林员一个月的薪酬是900元,2010年涨到了1500元,祁贵民对护林员这份作业很是满足,一方面薪酬比较稳定,能够保证家庭的日常开支,另一方面离家近,便利照料家庭。  2015年精准扶贫作业开端后,祁贵民一家被认定为贫困户,就在同年,祁贵民发动妻子也加入了护林部队,2017年祁贵民的孩子祁继孝也在爸爸妈妈的影响下当上了护林员。正由于从事了这份“绿色作业”,2018年,祁贵民一家每月的收入达到了5000多元,又享用到了低保、养老、医疗、烤火费等国家的好方针,他们一家顺畅脱贫。这一年,祁贵民使用国家补贴的65000元加之自筹的4万元,盖上了现在宽阔亮堂的房子。  而祁贵民也不曾孤负给予他一切的树林。自从担任护林员以来,他便把整颗心扑在了林地里。祁贵民的作业主要是担任天然林、人工林的管护,为林子洒水、捡拾废物、修理破损的网围栏、驱逐进入林子的牛羊,冬天要进行巡护,防备森林火灾。除了管护天然林、人工林以外,他还担任公路中心绿化带的灌溉。  现在,祁贵民管护的树林就像懂他一般,成长的蓊蓊郁郁,枝叶茂盛。祁贵民说,原先格尔木一个月能刮两三次沙尘暴,现在气候越来越好,雨水多了、沙尘少了,并且周末出来在市区西郊林带、湿地公园遛弯、郊游的人也多了起来。  祁贵民说,他听过小树苗拔节成长的声响,听过鸟儿的啾啾细语,他也将自己的无限心思吐露给这片林子。他与这片林子相守相依、不离不弃。  常常看到这动人肺腑的绿色为市区供给了隐蔽纳凉之所,带来了桃红柳绿,更为城市平添了几何灵动的姿色,祁贵民就倍感骄傲。这片绿色,是千千万万个像祁贵民这样的林业人用汗水与汗滴灌溉的,天然他们心中也凝聚着一份与常人不同的情感。韶光不负有心人,绿林也不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